久久新书 > 女生小说 > 赘婿归来 > 第1533章 万死难辞,永坠炼狱!
    白鸟真保眼神紧缩,叶峰竟然现在就要杀武田真弘。

    而且还是由他去杀。

    显然,叶峰仍旧不相信他。

    “叶..叶先生,将武田真弘叫过来没问题,但是我如今不是他的对手啊。”

    白鸟真保满脸哭笑,他已经被叶峰给击伤了,哪里还有巅峰的战斗力。

    “呵呵,我会帮助你的,想办法将他叫过来吧!”

    叶峰不为所动,白鸟真保不杀武田真弘,他怎么放心去使用白鸟真保。

    毕竟,一个宗师高手,还是下阶神忍,他的心境是相当的坚韧的。

    仅仅是因为不想死,而背叛求饶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非常的小。

    “好,我叫!”

    白鸟真保狠狠一咬牙,将自己的衣着整理了一下。

    而后向着门口走去,叶峰站立在那里他没有阻止。

    打开这个房间门,白鸟真保可能会立刻逃离。

    呼唤来强者,对叶峰进行围杀,而叶峰也将立刻离开。

    带着欧阳钰君和风离月以最快的速度立卡东京都,避免遭到神社的全面围攻。

    他从来不怀疑神社的能力,他们有这个实力,将所有离开东京都的通道进行戒严普查。

    不过,如此一来,白鸟真保也将变成一个毫无功力的废人!

    白鸟真保跨出房间门,向着院落的外走去,每走一步他的心境都在不断的变化,不断的挣扎。

    这短短的几步路,让他感觉仿佛跨越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是逃,还是返回真正受降与叶峰,就在这一念之间!

    “白鸟阁下出来了!”

    院落外,站着几个内务院的人,本来在主管田中角下的指挥下,不准在此处围观。

    但是池田敬一的院子中,不断有着爆喝的战斗声诈响。

    而且相当的激烈,让人怀疑里面有两个人正在进行惨烈的厮杀。

    他们这些人都是一脸的忐忑。

    担心池田敬一和白鸟真保因为某些事不喝,在里面厮杀起来。

    虽然这种可能性极小。

    走到众人面前,白鸟真保面无表情。

    但心中却犹如惊涛骇浪一般不断的翻滚,改怎么选择,就在这一念之间了!

    甚至,心绪复杂到,他连田中角下打招呼的话,都没有听清楚。

    这让田中角下变得忐忑起来,这可是下阶神忍,稍微释放出一些力量,让他都感到不小的压力。

    “田中角下,你去将武田真弘喊过来,让他带着自己的秘制的跌打药!”

    终于,白鸟真保开口了,声音显得有些严肃。

    田中角下脸色陡然一变,武田真弘对汉方医学非常有研究。

    这在民治神宫不少人都知道。

    因此,实际上武田真弘在民治神宫,才是最受尊敬的一个。

    因为,哪怕是再小的神社职员,找他去求药,都不会被拒绝。

    但是,白鸟的意思是,池田敬一受伤了?

    “白鸟阁下,池田阁下受伤了吗?”

    “池田君刚突破不稳,又与我切磋,受到了一些小的伤势,让武田君过来帮助他治理一下,等下你一起进来在旁边打下手!”

    白鸟真保面带一些歉意,说的天衣无缝。

    田中角下脸色变了几遍,脸色有些激动:“白鸟阁下,您是说池田阁下已经成为神忍了吗?”

    “是的!”白鸟真保微笑点头:“你们内务院将成为第三个拥有神忍的内院机构。”

    “好,感谢白鸟阁下告知,我这就去通知武田阁下!”

    田中角下压着兴奋,连忙点头。

    “嗯,快去快回,另外不要这么多人堵在这里,乱糟糟的成何体统!”

    白鸟真保眼睛一瞪,围在这里的众人,顿时心里一慌。

    连忙退走,干自己的事情去。

    待众人散开,白鸟真保才转身向着池田敬一的院子走去。

    “我只是为了活命!”

    白鸟真保心中嘶吼,踏出的步法越发的坚定!

    没有人了解他的过去,他从一个普通白鸟家族的族人,走到下阶神忍这一步,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而且,这其中的艰辛路程,白鸟家族并未给予他太多的帮助!

    自己挣来的东西,万分珍贵!

    叶峰站在房间中,听到进来脚步声,嘴角泛起一抹微笑。

    “华夏的大红袍,需要华夏人泡,才能真正显出他的独特韵味!”

    叶峰倒起一杯大红袍,手捏瓷杯向着白鸟真保掷去。

    瓷杯飞速旋转,向着白鸟真保射去。

    啪!

    白鸟真保伸手牢牢的抓住瓷杯。

    这其中,没有一滴茶水掉落出来。

    两人对力量的控制程度令人咂舌!

    时间流逝,几分钟后,房间门敲响。

    白鸟真保将房间门打开,田中角下和武田真弘踏进来。

    啪!

    进来之后,房间门便被瞬间关上。

    进来的两人,也都在同一时间面色哗变。

    房间内,到处都是翻到的物品,破碎的桌椅等等。

    最关键是,坐在榻榻米上的叶峰,此时正一脸微笑的看着他们。

    “来者是客,请喝茶!”

    分别倒出两杯茶,对着两人射出去。

    啪!

    武田真弘一伸手,将茶杯牢牢的捏住。

    田中角下也伸手去捏,但是在接触瓷杯的瞬间,他脸色剧变整个人也向后腾飞出去。

    砰!

    不等他撞到后面的房门,白鸟真保将他一把抓住。

    噗呲!

    虽然被抓住了,但却是一口鲜血喷射出来。

    茶杯也在这一刻掉落在地面上,摔的四分五裂。

    “一杯茶都接不住,废物一个,杀了他!”

    叶峰冰冷的声音响起来,白鸟真保没有丝毫的犹豫,对着田中角下的脖子就是一捏。

    咔嚓!

    田中角下脖子断裂,被白鸟真保犹如死狗一般的仍在地上。

    致死,依然满脸惊惧,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死,仅仅是接不住一杯茶吗?

    “白鸟真保,为何要这样做?”

    武田真弘就淡定多了,但近乎炸裂双目,盯着白鸟真保一字一顿的问道。

    “我只想活命,就这么简单!”白鸟真保淡淡道。

    “他是叶峰!”

    武田真弘声音深寒至极,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坐在那里的是叶峰!

    “我知道,所以你必须死,抱歉!”

    唰!

    话音落下,白鸟真保直接对着武田真弘出手。

    而坐在那里的叶峰,也在这一刻动了,犹如猎豹扑向武田真弘。

    “白鸟真保你是大|和民族的罪人,你万死难辞,永坠炼狱!”

    武田真弘嘶吼着直接爆发,他知道自己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