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 修真小说 > 梁永希雷墨 > 970 身体异常
    唐奇的动作猛然一顿,目光里迸发出全是慑人的寒意,尹真儿倔强地与他对视着,心脏紧紧悬着,他忽地抓住她的手,从他的衬衫下摆往上探。

    他把她的手摁在他心脏的位置,冷声问她:“感受到了吗?我也是有心的,心脏一直在跳动,我的身体也是有热度的,感受到了吗?”

    尹真儿不懂,为什么坏人也有强劲有力的心跳声,皮肤同样也有人的温度。

    “说话。”他逼问。

    她眼皮微动,“感受到了,你很健康。”

    唐奇咧嘴,“像个男人一样健康。”

    尹真儿缩回手,倒退两步,目光闪烁着,“我想参观一下小岛。”

    她转头就走,唐奇哼笑一声,没有追她,也没有派人跟着她。

    尹真儿看着天空,天空有很多云,太阳躲在云层后,感觉像是上午,这么说,唐奇应该是连夜把她弄上了飞机,并飞到了这里。

    她一夜没回去,孙怡和宋妈妈一定会知道的,然后就会想办法让战宇知道,之后就会来找她,可是这次,不知道需要多久。

    她沿着小岛不停地走着,走着,不知道走了几个小时,直到双腿发麻再也走不动了,也没走完,一辆黑车,来到她的身边,唐奇坐在里面,他换了一身衣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歪着头看着她,“上车,我带你逛。”

    尹真儿看了眼远处的地平线,看起来很近,其实很远。

    她坐到唐奇车里,他随手扔了一个精致的饭盒给她,“先吃点东西。”

    饭盒打开,还冒着热气,是刚做的饭菜。

    她沉默地吃起来。

    唐奇歪头看她,她侧脸沉静乖巧,看起来漂亮极了,不由得笑了,“尹真儿,你很识相,我很欣赏你这一点。”

    尹真儿慢条斯理地嚼着食物,在这被唐奇掌控的小岛上,他没必要给自己下毒,她吃的应该是安全的吧?就算不安全,她还能有其他选择吗?

    与其被迫接受,不如大大方方的,最起码看起来从容漂亮。

    唐奇开车,小半个小时,整个小岛就逛遍了。

    车子最终停在白色的建筑物里,唐奇让她下车进房,房内装修的奢华舒服,佣人无声地做着自己的事情,白管家站里一片,指挥着。

    “我很累,可以先去休息吗?”客厅里有个古老的落地钟,上面显示五点,已经是傍晚了。

    唐奇斜睨一眼她,亲自走上旋转楼梯,送她上去。

    给她住的起居室很大,有卧室,偏厅,独立的衣帽间,里面琳琅满目地挂着各色衣服,唐奇神色自若,“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

    尹真儿不动声色的看着,“唐奇,你是准备关我一辈子吗?”

    唐奇失笑,眉目微挑,“在战宇死之前,肯定是要把你关在这里,他死了后,要怎么对待你,还没想好。”

    他故意顿了一下,随后恶劣地笑了起来,“我现在才拿到确切消息,原来战家男人都不能生出子嗣,哈哈,如果你现在跟我生个孩子,等孩子出生后,我会考虑立刻放你自由。”

    纵然做了很多心理建设,尹真儿这一刻还是破功了,她随手抓起茶几上放着的水晶烟灰缸朝唐奇脸上砸了过去,唐奇避开,接着脸色陡沉,“你发这么大火,是替战宇抱屈?”

    他步步紧逼,尹真儿节节后退,她退到窗口,有意朝外看了一眼,窗外加了防护栏,她连跳窗寻死都不行。

    避无可避,她靠在墙壁上,拧眉直视着唐奇。

    唐奇站到她的面前,目光冰冷,阴邪,“我说的是事实,战宇再厉害,他也是个没种的男人,这辈子都生不出自己的孩子,而我就不一样了,我虽然有病,但我可以生孩子。”

    他伸手,掌心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唇角的弧度邪恶到令人瘆得慌,“真希望这里能孕育我的孩子,然后再让战宇知道,你觉得他会不会发疯?”

    不,战宇不疯,她自己可能先疯了。

    这种事绝对不能发生,绝对不可以。

    “我给你时间准备,等你准备好了,我们就生,嗯?”他手上移,改为捏住她的下颚,虽然说着两个人的事情,状似用的也是商量的语气,但分明是命令。

    她答应也好,不答应也是……同样的结果。

    她怕到极点,缓缓地点头,“好。”

    对于她的乖巧和识相,唐奇很受用,收手往沙发上一座,拿起一包烟抽了起来,尹真儿不喜欢烟味,走过去把窗户打开,随后靠在床上,警惕着唐奇的一举一动。

    “你不是说要休息?”他喷出一口烟,烟雾模糊了他的脸,看不清神色。

    “不习惯被人看着。”尹真儿开口,“而且我有认床的习惯。”

    唐奇不以为然的冷哼,“习惯就好,你要是在这儿睡不着,找白管家要点安眠药。”

    尹真儿眼皮微动,“他会给我吗?”

    唐奇耸肩,“我回头跟他说一声。”

    “好。”她往下躺了躺,其实根本睡不着,这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就跟在唐门时一样,在她闭着眼假寐时,唐奇忽地来到她的身边,她睁开眼,对上他的目光,“你很怕蛇?”

    尹真儿吓得赶忙坐起身,点头,“蛇,很恐怖。”

    唐奇不以为然的笑,“我怎么觉得很可爱呢?”

    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唐奇觉得蛇可爱了,果然是个变态。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沉默。

    唐奇忽地就说:“放心,这座岛上很干净,没有蛇。”

    她讶异,这是特意解释给她听的?

    或者是故意把岛上的蛇给清除干净了。

    “谢谢你。”她抬眼,目光虔诚地注视着她,她生的美,安静时像个落入凡尘的仙子,一双眼更是干净清澈,当她露出虔诚之光时,就算是恶徒,心口也会柔软。

    唐奇坐到她身边,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唐门的人都知道他疯了,为了一个女人,乔装改扮,他觉得自己也是,为了眼前的女人,煞费苦心。

    可是这一刻,与她相处的这一刻,似乎什么都值得了。

    他放松地躺下,双手枕在脑后,“你躺在我身边。”

    尹真儿不敢不从,隔着半臂的距离,她躺在唐奇身边,唐奇一侧身,抱住了她,随后闭上眼,很快睡着了。

    “唐奇——”她叫了几声,没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