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 女生小说 > 大佬宠妻不腻夏知星薄夜宸 > 第1516章 傻白甜
    翌日早上。

    沈香娣醒来后便准备带着石榴和柚子去找许橙算账,结果还在吃早餐,就被外面的丫鬟告知许橙来找她了。

    沈香娣差点被刚塞进嘴里的汤包烫到,不敢置信的又问了一遍,“你说谁来了?”

    丫鬟又重复了一遍,“回香姨太,是许小姐来了。”

    因为督军还没有正式纳许橙为姨太太,所以府内都称呼她为许小姐。

    沈香娣直接噎着了。

    柚子连忙将牛奶递到自家主子手上。

    沈香娣连忙喝了一口缓过气,冷笑一声,“让她进来!我还没去找她算账呢!她倒找上门来了!”

    石榴压低声音,“香姨太,许小姐她该不会是来炫耀的吧?”

    沈香娣眉梢斜挑,“她敢!督军昨晚又没睡在她房里,她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充其量不过是陪督军参加了一场宴会而已,最后还不是一个人灰溜溜回来的,传出去都足够整个广宁的人笑话她!穿得那么花枝招展又如何?还不是留不住督军的心!”

    许橙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最后两句话,她也不生气,气定神闲的坐在沈香娣的对面,无比真诚的问道:“妹妹是不是觉得我欺骗了你?”

    说人坏话被人当场听到,沈香娣本来还有些尴尬的,结果听完她的话差点就要拍桌子了,胸脯更是剧烈起伏,好不要脸啊好不要脸!利用了她还敢跑过来问她?

    她板着脸冷笑,“你倒是还有脸来?”

    许橙耸肩,“我问心无愧,我为什么没脸来?”

    沈香娣气得“蹭”的一下站起来,“你什么意思啊?是来找我炫耀的?炫耀你昨晚被督军钦点陪他参加宴会?我告诉你!别异想天开的想取代我!督军最宠爱的女人永远是我!”

    最后一句话,她更像是在安慰自己,也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愿望。

    许橙笑了,有几分哄“女朋友”的语气,“督军最爱的人当然是你。其实,督军昨晚让我陪他参加宴会就是为了离间咱俩,不管昨晚宴会上发生了什么,我和督军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他不会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我跟你交好,不过是为了让你不要找我的麻烦,好让我安安生生的呆在督军府内。”

    沈香娣被她的坦诚弄得有些下不了台了,吱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督军……为什么要离间咱俩?”

    许橙:“因为督军想折磨我啊!如果我跟你交好,你肯定会帮我,那就达不到他的目的了啊!说白了,就是不想让我好过呗!不想让我在府内有帮手。”

    她这番话语气甭提有多真诚了。

    沈香娣越想越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想明白后气得拍桌子,“好你个许橙!你明知道督军不希望你在府内好过,还处心积虑的巴结我,想寻求我的庇护,你这是置我于何地?万一督军一怒之下连带着也讨厌我呢?”

    许橙掩嘴轻咳一声,“所以我来找你坦白啊,我想和你交好的目的就是这个,除了这个,别无其他。”

    她语气肯定,莫名的让人信服。

    沈香娣一口怒气憋在胸口突然就发不出来了,狐疑的盯着她看了几秒,“你接近我真的不是为了博得督军的注意?”

    许橙嘴角抽了抽,“妹妹,你还记得我是怎么来的督军府吗?”

    沈香娣脱口而出,“被督军抓回来的。”

    许橙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对啊!既然我是被抓回来的,说明我不想嫁给督军,那我还接近你去博得督军的注意力?这不是互相矛盾吗?”

    她的话没毛病,逻辑正常得让人挑不出半点问题。

    沈香娣愣了两秒也跟着点头,“是哦!你本来就和督军有婚约,你千方百计的逃走就是为了不嫁给督军。”

    许橙感慨不已,“妹妹你终于想明白了!”

    沈香娣看向她的眼神登时带了几分同情,“许姐姐你真的不后悔?那种文弱书生有什么好喜欢的……”

    “停!”许橙连忙打断她,“我必须郑重强调一遍,我不喜欢什么文弱书生。我喜不喜欢督军也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想做我自己,不想依附任何人。”

    再不说清楚,这误会迟早是个隐患,她可不想让那种狗血小说的情节发生在自己身上,有误会就必须及时澄清,立志当条不争不抢的咸鱼!

    沈香娣眨了眨眼,心里想道:果然去学校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大道理一套一套的,但如今这种乱世,女人不依附男人要怎么活?

    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看来,许姐姐是读书读傻了。

    “那……”沈香娣说了一个字后,忽然看向已然呆住的石榴和柚子,“你俩出去守着。还有,我和许姐姐刚才的话一个字都不许泄露出去知道吗?”

    石榴和柚子忙不迭点头,直到走到院子里,俩人才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了一眼。

    石榴脸上写着不甘,“咱们家姨太太不是放狠话要许小姐好看吗?”

    柚子早就习以为常了,“姨太太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许小姐三言两语就让她临阵倒戈了。”

    石榴又问:“你相信许小姐说的话吗?”

    柚子:“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啊!她本来就和督军有婚约,因为不愿意嫁给督军才逃的。”

    石榴疑惑,“这世上竟然还有不想嫁给督军的女人?”

    柚子也想不明白,“干活去了,主子们的事情不是咱们可以随便妄议的。”

    石榴:“……”

    房间内。

    沈香娣拉着许橙的手,亲昵的问道:“许姐姐,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需不需要帮我你做什么?”

    许橙摇头,“没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你也不需要为我做什么,只要不误会我阳奉阴违就好了。”

    沈香娣害臊的红了脸,“昨天晚上得知督军让你陪他去参加晚宴,我确实嫉妒得要命,觉得被你利用了,恨死你了,恨不得将你……”

    后面几个字她就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许橙一脸不在意的笑道:“所以我一大早就迫不及待的过来跟你解释呀!”

    她算是看出来了,香姨太就是个傻白甜,虽然恃宠而骄,但真没什么坏心眼,什么情绪都表现在脸上,这样的人反而更好相处,没有太多弯弯绕绕的小心思。

    适合当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