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 女生小说 > 我的体内有只鬼 > 第689章 糊里糊涂的天河大战
    天河上空。

    茫茫大雾当中。

    原本白热化的战斗诡异地暂停了一小会儿。

    八重御灵师们这边奇怪着怎么少了一个队友,玄鬼那边也纳闷对方这是搞什么幺蛾子。

    下一刻——

    “该死的孽畜!肯定是它们害了白沙!”

    白玉京突然一声暴喝,睚眦欲裂,抬起剑锋,直指前方浓郁的血气之地。

    “哈?”

    野狐鬼等玄鬼愣了下,随后冷冷一笑,“管他什么诡计,既然少了一个八重御灵师,正好减轻了压力!”

    言罢,众鬼攻势更显凌厉。

    四盟这边莫名其妙少了一位八重御灵师。

    人数比就成了五比四,压力倍增!

    好在的是,苏凡无愧为苏家御灵师,以一敌二倒也不在话下。

    除此之外,白玉京也激发了天赋血脉以及第二禁术,周身神剑虚影环绕。

    一把太刀虚影挥出的剑光势不可挡,斩破山河日月!

    玄门这边。

    鬼道士实力稍微盖过寻常八重御灵师一筹;野狐鬼凭借其本体再加上那个小女孩,勉强可以抵挡一尊八重御灵师;青幽鬼倒是稍弱一筹,与另一头玄鬼艰难挡着苏凡...

    至于血魔则是后续加入进玄门的一头玄鬼。

    猩红血雾弥漫在其周遭虚空当中,

    一招一式携着刺眼血光,摄人心魄,正在与白玉京大打出手。

    战斗继续白热化...

    天河右侧。

    苏若渊暗暗皱着眉头,仍在思索着白沙怎么就莫名其妙不见了?

    好生生的一尊八重御灵师,人族巨擘,无端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还得了?

    “此事不对劲!”

    最终,苏若渊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不对劲。

    天河左侧。

    一个衣着白裙的蒙面女子同样紧蹙着眉头。

    此女鬼乃是白浊鬼,百鬼榜排名第十二的存在,加入玄门的缘由极为奇葩,竟是仰慕沧元鬼。

    原因自然是沧元鬼“天下无双”,打得天机宫一众八重御灵师“没有脾气”。

    沧元鬼可懒得很,再加上哪儿敢真的到前线来督战?

    此次天河之战,

    白裙女鬼便作为了玄门的指挥使。

    “此事不对劲!”

    少倾后,白裙女鬼同样也想不明白那个八重御灵师怎么就没了影儿,只觉得不对劲。

    .......

    上空打得天地变色。

    天河当中。

    江晓正抓着一个中年人的脑袋不断往河水里深潜。

    咕噜噜~

    怪不得后者身为八重御灵师如此狼狈。

    实在是现如今已被打入了【梅花烙】,体内灵力都用不了,那叫一个生不如死。

    “走你!”

    江晓随手掏出自备的【禁术之门】,将这个可怜的白家八重御灵师扔了进去,随后引动一缕寂火将其烧为灰烬。

    下一刻。

    江晓在水里抬头仰望,发现那几位八重御灵师这会儿还生龙活虎,不由皱起了眉头,

    “鬼道士这几个玄鬼是不是有点虚啊?”

    八重御灵师毕竟不是大白菜,寻常情况下,自己要想打入【梅花烙】并不简单。

    换句话说。

    哪怕自己现如今有巅峰玄鬼的实力,人家八重御灵师要是反应过来了,真想跑路说不定也就跑了。

    毕竟大部分御灵师都有保命的能力,八重御灵师更是如此,只怕一看见自己,下一秒就已经跑到千里之外了……

    亏得也是那个白沙实力不怎么样,此前被鬼道士打得重伤,都逼得只能向苏若渊求救了。

    江晓打得算盘自然是让鬼道士集中火力,再搞个重伤垂败的八重御灵师出来最好。

    免得自己主动出手,万一李某要是闻到味儿跟过来了,可就麻烦了。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

    这一贯是北冥鬼的行事作风。

    “等!”

    江晓也不在意,后悔珠强化后的【雾化】足以持续数天的时间,唯有黑纱的【隐】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不过机会总是等出来的,自己也用不着担心会被发现。

    果不其然。

    到底还是低估了八重御灵师与玄鬼战斗之激烈。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

    野狐鬼便落得重伤退场,差点没被白玉京给当场诛杀!

    同样的。

    白玉京也没落得好下场。

    天赋血脉的持续时间消退后,胸前被血魔种了【嗜血狂种】,体内鲜血不断被其吸收,类似于玄武剑的效果。

    这便是真正意义上的团战了。

    双方你来我往,各出手段,拼的唯有最终的胜利!

    “这血魔也是难缠得很...”

    白玉京强行按捺住体内躁动的血液,收回灵剑,暂且休息了片刻,浑水摸鱼一下。

    这会儿。

    对方玄门也退了一个野狐鬼,另外,剩下的鬼道士隐隐也呈现出了颓势。

    若论硬实力,这几头玄鬼到底还是不如自己这些个八重御灵师。

    正在这时——

    白玉京却是没能注意到一双藏于暗中的目光...

    实在是灵力消耗得枯竭了。

    再加上,虽说大雾中没了视线,可人家玄鬼的血气就跟臭鸡蛋一样,隔着数里地都能闻得见。

    身为八重御灵师,白玉京哪儿想得到自己旁边就藏着头没有气息的巅峰玄鬼?

    “玄门若是没有后续动作,天河应该就能攻下来了。”

    此刻,白玉京唤出一件灵器,调动其中的治愈系能力,开始恢复,“必须尽快攻入玄门总部!就算那北冥鬼再厉害,也得把我白家的序列给救出来!”

    这样想着。

    白玉京忍不住咬牙啐骂道,“那北冥鬼究竟是个什么怪胎?一天天不干正事,绑架些我四大家族的小辈,真是恶心极了!”

    唰——

    正在这时,白玉京浑然一震。

    虚空中。

    一股蕴含着玄奥力量的掌印击中了自己后背...

    速度之快,重伤下的自己,根本没有丝毫反应时间!

    下一刻——

    白玉京更是双眼一黑,体内灵力一滞,宛如折翼之鸟般坠落入了天河当中。

    事实上。

    北冥鬼如今的业务已经升级到了八重御灵师的领域。

    ......

    “白玉京!休息够了没有?”

    大雾中,苏凡以一拖二,虽是不怎么吃力。

    可自己在这里卖足了力气,白玉京说是休息,大半天也没动静,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舒坦...

    没有回应。

    苏凡一剑逼退鬼道士过后,语气隐隐动怒,“白玉京!我问你休息够了没有?”

    仍没有回应。

    顿时,苏凡心中咯噔一响,连忙释放灵识,下一刻立马就感到了一阵毛骨悚然。

    “王瀚!我们又少了一个队友!”

    苏凡心都快凉了,大声喊道,“白玉京也不见了!!!”

    “什么?!”

    不远处,王家老者王瀚当场就愣住了。

    简直无法接受!

    这怎么打着打着,队友一个个的都不见了?

    而且还都是悄无声息的那种...

    人家玄鬼也没闹出什么大动静啊!

    难不成是白沙、白玉京他们自个偷偷跑路了?

    “这我可打不下去了!”

    下一刻,苏凡扭头就跑,居然没有丝毫耽误,“再打下去,到时候可别就剩我一个人傻愣愣地对付这几头玄鬼。”

    实在害怕下一个不见的就是王瀚...

    到时候真就留自己一个人强行1V5?

    队友都是牲口吧?

    ......

    “啥玩意儿?”

    玄门一方,鬼道士彻底糊涂了,“对面这算不算是...自己投降了?”

    这场仗可实在是打得莫名其妙...

    自己一方也没杀几个八重御灵师啊,怎么就人都自动跑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