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 都市小说 > 急婚如律令 > 第775章 婢女这个身份
    听到神小七的问话,海珠才恍然回神,眼前的这张脸,又跟记忆中的不一样,他暗暗深吸了口气。

    美人再美,也不是那个人。

    况且她还有重要的任务,海珠很快收敛心神,压下所有激动的情绪。

    见他这样,仙鸢花女人微垂眼帘,遮掩了她心底一闪而过的嫉恨。

    小妖精果然手段了得,只一个照面就让五殿下失了魂。

    “嗯,这位就是我要介绍给六弟的未婚妻,怎么样?美吧?”海珠笑眯眯的说道,忽略掉他眼底含着的算计,可能真的会被他这份兄弟情感动到,笑得一脸狐狸相,“少宁公主,可是我经过千挑万选出来的。”

    神小七翻了个大白眼,很想直接怼一句:就这种肮脏的货色倒是很配你

    果然,海珠是个心黑又虚伪的人。

    神小七微抬下颚,眼睛淡淡掠过公西少宁,“随便你。”

    她能说什么?

    把人从上到下喷一顿,神小七自认实力太弱,没那么不自量力。、

    关键是这里没有护着她的人,所以她很懂得审时度势。

    “那好,我们就出发吧。”海珠心情大好,甚至开始期待今晚的大戏。

    一行人坐车去神主宫的。

    整个神主岛,除了天帝和炎天,禁止飞行。

    跟在她家殿下身边多年,神小七这还是第一次走进神主宫。

    整个神主宫大到宫廷楼宇,小到一个小小摆件,都能看出泼天的奢华,恢弘的气势,还有庄严肃穆。

    还没到宫门口,一路的车子很多。

    神小七掀起帘子,水溜溜的大眼里是新奇和喜悦。

    伸出一只手,感受微风,她恣意,洒脱,心情好时尽情享受。

    女孩的笑容明媚得像绵绵的云彩,像温柔的清风,像铺洒一江的暖阳。

    那么自然,像随风而动。

    又像羽毛轻轻掠过心尖。

    骑在火云豹上的帝献,无意中就看到一个女人那般甜美的笑容,漂亮的眼睛像碧空如洗,从此一眼万年,男人眼睛倏忽的明亮,深邃得让人探不到底。

    与帝献一样,还有很多男人的目光不禁都看痴了去。

    “那个女人是谁?怎么那么漂亮?”

    “她坐的好像是海珠殿下的车,莫非是海珠殿下的女人?好可惜啊!”

    听到周围的声音,帝献心底也划过一阵可惜。

    直到那个的身影消失,帝献回过神,想要追过去,可惜这个时候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帝献魔王,请跟我这边来。”

    帝献再看了一眼那个空空如也的方向,心有不甘,这个时候却又脱不开身。

    只能暂时压下心头的情绪,想着等六族朝会再说。

    哪知用不着等到六族朝会结束,帝献再次见到神小七,彼时,神小七身边只有公西少宁。

    按照海珠的吩咐,她带着公西少宁出现在炎天身边。

    那一刹,炎天看到神小七出现在神主宫,眼底的疑惑和惊艳一闪而过,平素冷若冰霜惯了,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

    “殿下。”见到炎天,神小七总会笑颜如花。

    神小七身份低微,没有允许,不可能出现在这,炎天还是将心中疑惑问出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神小七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装着不认识她。

    要不然……她的下场一定很惨。

    真搞不懂她家殿下到底在生什么气。

    “殿下救我。”神小七瘪嘴,“你的好五哥说要给你介绍个未婚妻,特意让我带着人过来见你。”

    神小七用眼神控诉着别人威胁她的,她是不得已的。

    这个锅,她不背。

    之所以没有直接说出海珠给她下药的事,也是担心事情闹大,丢了天帝家的脸面,其实这些,神小七是不懂的,她最怕还是丢了自己的脸。

    想她神小七一个灵品丹师,居然解不了自己身上的毒。

    这个挑战,她接了。

    所以自然没有必要说出中毒的事情。

    炎天眼神冷冽的扫过一直跟着神小七走过来的公西少宁,见炎天终于看到自己,公西少宁丝毫没有惧意,还盈盈一笑,“见过炎天殿下,小女子公西少宁。”

    “五哥的品味真是让人堪忧,这种货色也敢拿来侮辱我的眼。”炎天这是间接将公西少宁损了一顿。

    在魔族,公西少宁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

    这会儿被炎天当众落了脸,虽然早就是预料中的事情,要不然那么多爱慕炎天殿下的女子单是每天上门就够踏破两仪殿的门槛,还不是因为炎天殿下太冷酷太狠辣,那些女子爱慕有余却不敢造次。

    公西少宁肤色微微暗黑,就算红了脸也没人能够看得出,更何况她自认为她是六大族中脸皮最厚的,更是自动过滤掉炎天的讽刺,还附和着应答。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方才在玄影殿,海珠殿下看小七姑娘,直接就看痴了眼。”

    这是把神小七给损进去了。

    神小七眼睛一瞪,自认为自己有了靠山,胆儿也肥了点,“本姑娘天生丽质,男人看痴了,很奇怪吗?这种事你还刻意拿出来说,还好海珠殿下不在这,不然得红脸不可。”

    神小七笑眯眯的,看得公西少宁恨不得撕碎了她那张脸。

    果然第一眼叫人讨厌的臭丫头,是怎么都无法叫人都喜欢不起来。

    “我与殿下在这里说话,允许你这样放肆?”有炎天在,公西少宁没敢直接动手,但不妨碍她言语呵斥。

    他们的身份本来就不一样,一个低贱的小婢女而已,竟然敢对她一个公主出言不逊,肯定要给点颜色给她看看。

    神小七咬唇,婢女这个身份,真是让人不爽。

    再不爽,她也说不出什么,谁让她现在确实是仰仗着炎天殿下的鼻息而活呢。

    “是奴婢错了,公主殿下教训得对。”神小七低眉顺眼的认错,然后移了两步退到炎天身后。

    察觉到她的小动作,炎天神色越发冰冷,削薄的双唇抿成一条直线,但深不见底的眼瞳里,没人能看清他的情绪。

    毕竟是炎天殿下的婢女,公西少宁再想弄死她,也只能偷偷摸摸的弄。

    公西少宁装着不在意的笑夸道,“炎天殿下教的好,你的人还是很听话的。”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