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 都市小说 > 与你的四季 > 第二百零七章:有事情要出门
    白衬衫,铅笔裤,帆布鞋。

    把这三样东西摆在面前,郑秀晶坐在地板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衣服和裤子都是之前那次高烧住院时,林夏彦买给她的。

    所以,今天晚上这次久违的正式见面,郑秀晶希望这么穿搭着去见林夏彦。

    “11月份还这么穿,是不是有点冷?”

    挠了挠头,郑秀晶从地板上爬起来,踢开已经腾空的行李箱,把姐姐专门留给自己的衣柜打开,翻了一件大衣出来。

    和郑秀妍出门时会在化妆台前反复考量做决定不同,郑秀晶相信自己的决定就是林夏彦喜欢的,早已经干净利落地上好了淡妆。

    叮……

    [秀晶,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林夏彦的回复并不算快,也没有出乎郑秀晶的预料。

    终归还是答应的,而且不能说是被动。

    [oppa你不用接我,我们先去公司里吧?然后再决定去哪里。]

    以林夏彦在公司里的位置,与贸然在外面见面相比,还是公司更让人放心。

    郑秀晶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才出道的未成年人,她知道那位金社长大概是认为自己和林夏彦之间的关系不一般,所以自己才会得到那些“弃子”不会有的东西。

    既然社长都这么认为了,那就用林夏彦的身份挡一挡,总好过在外面被记者看到自己坐上了那辆r35。

    毕竟,那种车型在这里实在是少见。

    [那好吧,我现在去公司,你路上注意安全。]

    这一次,林夏彦回复得倒是很迅速。

    [知道了,oppa你也是。]

    板着脸放下手机,郑秀晶往后一仰,平躺在床上,睁圆了双眼看着天花板。

    今天应该算是第一次约会吧?

    之前林夏彦说过需要一些时间,现在并没有拒绝见面,那应该就是可以了吧?

    心里突然加快节奏跳了跳,郑秀晶想起了那次临分别前在墓园里的画面。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脆弱得像是一片纸的林夏彦,跪在母亲的墓前,仿佛吹一阵风就带跑了。

    可是,当时那个拥抱,林夏彦却用力地差点让郑秀晶喘不过气。

    这一点感受她记得很清楚。

    郑秀妍曾经说过,林夏彦是一个“危险”的人。

    或许,想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就得试着去分担那份“危险”吧?

    有些事情,一个人承受起来会过于沉重。

    仅就郑秀晶知道的而言,林夏彦年少时经历的那场车祸所带来的打击太大了。

    除此之外,她只能做好打算,却还是不明白具体的内容是什么。

    和郑秀妍的思前想后不同,她决定要问问清楚。

    在感情上,她很少被动,就连经历过的两次告白都是她自己先开的口。

    在合格地完成了《deknife》以后,郑秀晶思考了很多,最后还是放下了自己心里的那一些情绪。

    在感情面前,她决定自己抚平自尊心上的那一点创口。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苦和不易,谁也没有资格评论别人的故事。可是,想要和另一个人亲近,试图去成为对方的另一半,那就要去接受对方的那些故事,包容也好,一起承受也好。

    长呼一口气,翻了翻身,郑秀晶抱住枕头侧躺着,眸子毫无目的性地左摆右摆,把姐姐安排给自己住的这间屋子看了个遍。

    这栋公寓买得实在是太厉害了,姐姐到底花了多钱?

    听说自己这间屋子的一墙之隔就是姐姐的设计工作室。

    拍了拍枕头,郑秀晶熟练地滚下床,踩上拖鞋,去看一看“新世界”。

    明明郑秀妍就不在家,可她还是习惯性地敲了敲门。

    “大发……”

    郑秀晶站在门口,探着脑袋看了看,才慢吞吞地挪了进去。

    只是这一间工作室,就足够去买一套普通的公寓了。

    “啧啧,真舍得花钱。”

    轻轻点了点工作台,郑秀晶摇摇头,准备退出去。

    就像音乐工作室是作曲家的自尊心一样,郑秀晶知道眼前这间屋子对于姐姐而言一定意义重大。

    只不过,在这个“重大的意义”里,她现在发现了一个曾经见过的东西。

    “这是……”

    一枚手工精细的胸针,安静地躺在透明玻璃柜里。

    在那枚胸针的旁边,放着一张拍立得照片。

    那是一个人的背影。

    毫不“复杂”的夜空,缀在远处的街景,色泽平淡的江水,以及斑驳的树木枝叶。

    在这样简单的画面里,这个人的背影像是被硬质铅笔快速勾勒出的一样,线条分明,却并不会让人觉得太强硬。

    当艺人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张照片是摆拍还是抓拍,郑秀晶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

    咬着嘴唇,她拉开椅子,轻轻地坐了下去。

    目光一直都停留在那张照片上。

    这个背影,她在梦里见过不止一次。

    松开被自己咬住的嘴唇,郑秀晶想要叹气,却只是嘴唇微微颤动了几下,缓缓地阖上。

    她闭上双眼,靠着座椅,没由来地想起了《deknife》剧组。

    那时候,她常常会注意到某一张座椅。

    那种座椅总是固定地坐着他们的编剧,脾气很好,从来没有对演职人员生过气,会耐心地讲戏,也会操心地在后勤组常常叮嘱。

    而在编剧座椅旁边的地上还会卧着一只小狗,很听话,还会对着郑秀晶吐舌头,摇尾巴。

    与逐渐得心应手的后期时间相比,郑秀晶更怀念更早的、编剧还会常常来剧组的早期时光。

    叮……

    [秀晶啊,吃晚饭了吗?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以为是林夏彦发来的信息,郑秀晶立刻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发信人却是一大早就出门的郑秀妍。

    低着头,指尖摩挲着手机屏幕,郑秀晶的睫毛颤了颤。

    [unnie,我晚上有事情要出门,约了人,我们明天一起吧。]

    估计自己明天应该没有什么安排,郑秀晶回复过姐姐以后,就把手机放回了口袋。

    似乎并不在意是否还会有回信之类的。

    对她来说,是该出门的时间到了。

    换好衣服,套上大衣,一直到走出公寓,走进停车场为止,她都没有再拿出手机看过。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