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 玄幻小说 > 楚琳踉厉廷深 > 388:你以为你回来还能走得掉么
    那就证明还作数——间接的表达了‘我还爱你’的意思。

    但楚琳琅闻言没有任何表情波动,轻描淡写的回应,“哦,那既然如此,你就更不可能把我怎么样了,”

    她说着甩开了他的手,有些不耐烦的样子,“行了我要走了。”

    厉廷深瞳孔一缩。

    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死死攥住。

    理智跟自尊在告诉他,这时候摔门离去是最不丢面子的——

    但在女人绕过床尾走出去时,他长腿已经不受控制,追过去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她。

    “不许走,”他霸道的圈着她的腰,像是要把她勒紧骨血中,一句一字落在她耳边,“楚琳琅,你以为你回来还能走得掉么。”

    “可是我没说要走啊,我这不是住在怀城吗,”

    楚琳琅语气不太好,像是在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失足少年,“我说厉总啊,我们都这么大了,也经历过这些事儿了,我现在不就谋生存赚个钱么,又没影响你的生意,你到底为什么非要跟我过不去呢?”

    身后的男人没接话,半晌才低哑的道,“我不喜欢你穿成这样出现在别的男人面前。”

    “你凭什么不喜欢呢?”

    “我们还没离婚。”

    “但你的妻子叫楚琳琅呀,”她笑意盈然,“可我叫冰心呢,要看我的身份证吗?”

    他低声,“嗯,你知道,那都是你。”

    她冷笑,“哦,确实是我,那么你也应该知道,你现在也还是一年前的你——”

    她说过‘我恨你’的那个你。

    恨这个字,没有变过。

    厉廷深抱着她的力道骤然收紧,忽然扯过一旁的浴巾裹在她身上,拦腰抱起她就往外走去。

    楚琳琅也没挣扎,只是冷淡的阖着眸,厉廷深没有忽视,从他抱住她的那一刻起,她全身上下就都僵住了,散发着无法自控的浓浓的抗拒跟抵触。

    女人会有这样的反应,无疑是因为对男人的厌恶。

    厉廷深下颌紧绷起,眼底是不见天日的晦暗。

    他直接在楼下又开了一间房,让助理送了全套干净的女士衣物过来。

    他把她在浴室门口放下,“去洗干净。”

    她捏着浴巾的一角,轻笑,“怎么,厉总嫌我脏?”

    “一身烟味,”他淡淡道,“以后不许抽烟。”

    “可是心情不好就想抽烟啊,”她拨弄着长发,“谁让我死了妈死了叔,又差点死了其他亲人,抽根烟发泄发泄不是很正常么。”

    其他亲人。

    厉廷深瞳孔微缩,喉结艰难的滚动,“你是指谁。”

    她看见他眼里的期待,嘴角勾起嘲讽的笑,说得含糊不清,“一个跟你有关系的人呀。”

    她知道他肯定联想到孩子了——

    孩子。

    呵。

    他也配么。

    楚琳琅带笑的眉眼忽然全都黯淡了下来,似是不愿意让他看见她这副伤痛的表情,迅速转身进了浴室。

    厉廷深听见门锁的声音,眸色也暗了。

    其实他是想给她洗澡的,但又怕她反抗的太厉害,心里会更加抗拒他。

    ……

    楚琳琅十多分钟就洗好了,穿着他让人买来的衣服,显然保守多了,胸口跟大腿全都遮住了。

    她没洗头发,而是在脑后扎了个马尾,拿起桌上的手包,冲他挥挥手,“那我先走了厉总,谢谢你开房给我洗澡。”

    等在酒柜边的男人已经放下高脚杯走了过去,手臂拦在她身前,一个用力将她扯到自己怀里,“冰心,”

    她说她叫冰心,那他就这么喊她,“你该不会以为男女开房,就只是洗澡而已?”

    “一般来说是要滚床单的哦?”她勾着唇,眼底是冷笑,“可是昨晚在我家,我脱光了你又不睡,厉总是几个意思呢?”

    男人抬手抚上她冰凉的脸颊,嘴角勾起晦暗的弧度,“滚床单分很多类型,我不喜欢纯粹交易,我喜欢情投意合。”

    “是么,”她莞尔一笑,“那要按照你喜欢的来说,我们估计永远都滚不了啦。”

    “冰心,你别这样,”厉廷深俯首,薄唇贴上她的唇瓣,“你为什么突然回来,你筹钱想做什么,这一年你在哪里过的,你全都实话告诉我,我什么都能满足你,嗯?”

    楚琳琅眉眼弯弯,“我突然回来,你不希望吗?”

    “希望,”他没有犹豫就答了,又道,“但我不希望你什么都瞒着我。”

    “我没有瞒你,我回来就是挣钱,我要养两百多个人,有大人也有孩,还有你的亲人——”

    精致的下巴忽然被捏住,男人嗓音沉沉的问道,“我的亲人?”

    “是呀你的亲人,年龄还比你小呢,”楚琳琅抬手轻拍下他的俊脸,“好了厉总,别闹了,乖。”

    她说罢往后退了一步,转身要走。

    手腕再度被男人扯住。

    楚琳琅薇真心觉得很烦。

    原来一个自己厌恶的人缠着的感觉这么烦啊,他四年前作为莫莣回来的时候,她缠着他,他是不是也烦透了?

    呵。

    她的手落在自己衬衫的衣扣上,抬眸看他,“厉总能不能被浪费我的时间,如果今晚要跟你上睡一次才能离开,那我现在就脱,睡完让我走,不要拉拉扯扯儿女情长,嗯?”

    厉廷深看着她。

    黑眸在翻涌。

    楚琳琅也在看他。

    她在赌——赌他这样骄傲又自负的男人,绝对不屑于女人这样献身。

    果然,对视不到三分钟,厉廷深松开了手,淡淡的道,“我送你回去。”

    “不需要,我还要去买点东西,”

    楚琳琅笑了笑,忽然上前两步,踮起脚尖,红唇在男人下巴亲了一下,“走了,厉总回见。”

    说罢转身离开。

    厉廷深站在房间门口,看着她长裙飘荡的纤细背影,手指抚上刚才被她吻过的地方。

    痒痒的。

    像是一只猫爪子,直接挠进了他的心里。

    如果说一年前的楚琳琅是一只漂亮伶俐的野猫,那现如今她就是那最妖娆最妩媚的猫妖。

    全身上下每一处都能勾的男人心痒难耐。

    他怎么放心她在外面到处浪。

    厉廷深拿出手机,拨号,极为冷漠的吩咐,“封锁冰心所有的路,谁都不许跟她有金钱往来,无论钱财大。”

    。

    <!-- 12.10 ad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