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 都市小说 > 做局之逆袭 > 第八十九章:你奶奶的
    杜峰三人的到来,让黄东重新接触了这个世界。毕竟躺了两个月的人,身体虚弱是一定,要不是身体底子好,也没有这么快能起来。

    “叮”,送杜峰刚回来,出了一身虚汗,黄东听短信提示音响,索性躺在床上,拿起手机。

    是林枫儿的短信。“不好意思,刚才在上课,欢迎你回来。”

    “嗯,谢谢你,舞蹈很好看。”黄东手机打字的速度,还是比之前慢了许多。

    “还有更好看的,回头送过去你看,我参加舞蹈比赛,得了冠军,是为你回来准备的欢迎礼物。明天去看你,行么?”

    “当然,欢迎欢迎!”文字的后面,是一个鼓掌的表情。

    短信聊天,实在有些费劲,还好林枫儿又去上课,停止了这种费时的交流方法。这会,郑翠华和黄援军回来了,一家三口在病房里瞎聊着,享受着平淡的幸福时光。

    上午十一点,又一批探望者到来。黄东很意外,司马前和段红尘联袂而来,“大哥,红姐,让小弟受宠若惊了,怎么好意思劳动两位金身大驾。”

    “哎呀,都是自己兄弟,你就别客气了,听红尘说你醒了,就来看看你。”司马前最近有些烦闷,借着出来看黄东的档口,也散散心。

    “今天早上翻微博,才知道你醒了,不敢耽搁呀,赶紧来看看黄总。”段红尘和黄东有一段“英雄救美”的故事,总觉得更亲近些。

    “红姐,你这是折煞我。”黄东也觉得,和段红尘更亲密。

    其实,段红尘与司马前并非相约而来,是两个人压根就在一起。不过,别误会,两个人只是在一起讨论点事,并不是在一起做点啥事。因为两个人最近都很苦恼。

    段红尘的生意,上个月销售下滑了40,也就维持了一个成本,没有盈利,这可不是好苗头,辛辛苦苦奋斗到现在,保持胜利果实不易呀。

    和单位的几个骨干开了几天的会,寻找原因,手下人一致反映,最近的广告效果很差,投入和产出严重失衡,要不是老产品维系着,下滑会更严重。

    红尘老板一个头两个大,一时还找不到有效的办法解决。

    而司马前,也遇到的同样的问题,两人打电话说一些别的事,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生意上,就约着到了司马前的办公室,一起探讨探讨。

    他俩可能不知道,遇到这种情况的,不止他俩,北华市大大小小百来个平台,有8成以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销售下滑。

    其实,这并不是平台选择的产品出了问题,而是推广方式出了问题,总体来说,这种平台式的销售模式,还处于原始的阶段,前几年,由于传统媒体仍处于上升期,订阅报纸和看电视,还是人们获取资讯的主要途径。因此,广告的效果很好,各类食品批号、保健品批号的产品,主要的宣传阵地,都在这两块传统媒体中,并且,保健品市场在中国刚刚兴起,消费者还处于盲目选择阶段。

    可随着传统媒体达到顶峰后,进入平缓期,虽然仍然能够抓住大部分读者或者是观众,但人们的注意力开始转向传统媒体以外的信息渠道,起码,有这方面的苗头。这是一方面。另外,在媒体上做广告的产品,由原来的十几种,发展到现在几十、甚至上百种,其中同质化的产品出现了严重冲突,消费者的可选择性增强。

    之前几年,段红尘炒作最成功的产品叫“清宿茶”,宣传的中心思想就是通过正常的喝茶行为,可以清除宿便,当然,喝得是她卖的这种茶,而宿便给人类带来的危害是巨大的,是所有疾病发生的隐患,只要清宿便清得好,保证青春永不老。

    医学常识匮乏的人群,尤其是中老年人群,为了身体恢复健康的状态,争先恐后的购买,当时这个概念比较新鲜,并且在市场中,也只有清宿茶这一款怎么做广告,曾经创下了月销500万的成绩,利润可想而知。

    现在,看着清宿茶火爆了,很多减肥产品也打起了健康的概念,清宿茶的作用,也就不存在唯一性,消费者选择的时候,就会比较,清宿茶就出现了客户流失,北华市就那么多消费者,不是买一就是二,每年的市场额度增长并没有产品增加的速度快。

    作为行业的领军人物,司马前和段红尘现在深受其害,但船大掉头难,他们和小平台不同,产品不好马上就可以扔掉转型,司马前和段红尘的公司,每放弃一个产品,就会带来百万元以上的损失。

    讨论了半天,司马前和段红尘除了感叹生意难做之外,并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正好段红尘看到黄东发的微博,两个人就就一起来看黄东了。从医院出来,已经到了中午,司马前和段红尘去了北华比较出名的一家汤馆去喝汤。

    改革开放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普通百姓生活的富足,但是烦恼也随之而来,最幸福的烦恼就是,每餐吃什么?恐怕每个人都曾经为此发愁,不是无从选择,而是选择太多。

    司马前和段红尘也是一样,到了饭店,却不知道点什么菜才好。只好看看别人桌上吃什么,发现有兴趣的,再点来吃。

    要了两罐煨汤,点了两道小菜,两人相对而坐,不禁同时发笑,段红尘笑问道,“大哥,你是不是也感觉吃饭的时候贼费劲,想半天都不知道吃啥。”

    “哈哈,可不是,每次到饭店,都先看看别人吃啥,看别人吃啥都香,自己想起来的,觉得都没有啥滋味。”司马前摸摸脑袋,笑着答道。

    这时候又进来两个人,也是挨桌的看看,看别人点了什么?到司马前桌前的时候,还特意问了一句,“哥们,你这是什么汤?好喝不?”

    司马前想到刚才自己也是如此,不禁大笑。之后告诉那人,老鸭汤,好喝的很呢?那人二话没说,直接点了一个老鸭汤。

    段红尘也跟着大笑,笑罢,对司马前道,“看见没,大哥,不止是咱们,都这样。”

    “可不是,都为吃饭犯难。”司马前摇摇头道。

    “中国人呀,不止是吃饭,干啥都是有个从众心理,只要别人做的,都觉得这事肯定好,第一个来饭店点菜的,肯定是最难的。”段红尘的总结,也只是一句笑谈。

    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一句让司马前为之动容,“你说什么?”司马前机械性的问了一句。

    “我说呀,大家都有个从众心理,好像别人干的都是好事。”段红尘为被司马前的惊讶吓了一跳,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大哥,你干啥一惊一乍的。”

    “快吃,吃完去我办公室,咱们再聊聊。”司马前说完,加快了吃饭的速度,段红尘不知所以,也跟个加紧了速度,再不说话。

    一路上,司马前都没说话,匆匆的回到办公室,坐定后,泡了茶,给段红尘倒好。

    “大哥,咋回事,你别神叨的,说说啊?”沉默了好长时间,段红尘有些忍不住了。

    “你说,中国人都有一个从众心理,给了我点提示,吃饭都这样,如果是有病,或者有需求,是不是也有这种从众心理?”司马前盯着段红尘问道。

    段红尘考虑了一会,“嗯,这个的确,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当我不知道怎么选择的时候,都是想看看别人是怎么选择的,别人选择了,评价好了,我就敢去尝试。”

    “我记得有句话,叫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口碑,大约就是这个道理!”

    段红尘听司马前这么说,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大哥,我不知道你,就我做的那些产品,只要没有客诉,我就烧了高香了,还口碑?不敢奢求,不敢奢求。”

    “哈哈,我说的就是那个意思。就是亲身体验过的人,说话的可信性要高一点,我觉得,我们的广告,应该调整一下方面,单说疗效,恐怕无法打动人了。”

    段红尘听司马前如是说,又沉默了一会,“大哥,你说的有道理,之前我们做广告太直接。”

    “要不,交给策划公司吧。”段红尘提议道。

    “策划公司,肯定是要交的,但起码我们要有个方向,要不来回的实验,费用很大的。”司马前吃过策划公司的亏,多数策划公司对这个市场不了解,做出来的东西看着好看,可是与市场脱钩,反响不好,花点钱还在其次,主要是失去了市场先机。

    “那怎么办,咱俩在这喝茶,也想不出办法呀?”段红尘有点着急。

    “这几天,找找媒体朋友吧,看看他们有什么好想法没有!”司马前相信,人多点子多。

    “媒体,他们巴不得你多试验,多投广告,还管你这些。”段红尘才不相信媒体人会真心给他们策划一些东西。“再说了,媒体人好多眼高手低的,也是对市场吃不透。”

    “对了,红尘,你帮黄东拿的那个产品,他做得怎么样,我没看出多少广告?”司马前思想很跳跃,一下子又把话题转移到黄东身上。

    段红尘一愣,显然没跟上司马前的思路,“广告的确没做多少,但是销量却很大,而且今年还拿了几个其他的产品,有主有辅的。”

    “广告不打,卖得好?你知道怎么回事不?”司马前以前还真没关心黄东的那个小产品,满以为一年使劲蹦跶,也就几十万的利润。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我也不好打听这个,你知道,咱们之间,不能随意打听人家内幕的!”

    “哈哈,那倒是,不过,你多少了解一点吧,毕竟你是他红姐,他还能一点不和你说?”

    “说过一次,但没谈具体的,他说他找了个合作伙伴,是个女生,我见过一次,好像姓马,不知道凭什么杀进了教育系统,他家产品,多数都销售给学生了。我问过厂家,一年真的不少卖,在全国的销售排行中,北华地区是第一位。”段红尘没撒谎,黄东肯定不能把具体的事情告诉她,每个团队都有每个团队的诀窍,就像产品的核心技术,这个绝对不能外泄的。

    司马前听完,连着喝了两杯茶,“人才呀,这个黄东有两把刷子。”

    “运气好吧,初涉此道,他能有多厉害!”段红尘看人的眼光,相比司马前要差很多,自己找了那么一个老公,就是最好的证明。

    “别小瞧人,这样,红尘,等过几天,我组织个局子,找老杜,东明,还有黄东,我看他今天那个状态,这几天肯定就出院了。听听他们的意见,好的,我们就听,要是觉得没有什么用,就当聚一下了。”司马前很执着。

    段红尘对司马前还是相信的,反正她这几天也没有什么事,聚一下,也不耽误时间。

    黄东出院的日期,定在了三天后,一整天的观察,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现在连吊瓶都不用打了,一下午,都在和刘亚龙黄东聊天。

    林枫儿是第二天来的医院,她特意和肖艺请了半天假,现在她可是学校的名人,拿一个省级舞蹈比赛的金奖,很多舞蹈学校和舞蹈团体,都向她抛出橄榄枝,她正在纠结,黄东醒了,她想要去听听黄东的意见。

    对于这点,我也很嫉妒,很多人年纪轻轻就能成为意见领袖,而我,年纪很大了,还在为明天穿什么衣服而左右为难。

    但其实,林枫儿和我不一样,她是个很有主意的姑娘,她之所以要听黄东的意见,不是要黄东替她做决定,而是,希望黄东支持她的想法。

    黄东在病房里躺了两个多月,早就厌烦了躺在床上的日子,可林枫儿怕他着凉,断然拒绝了黄东要出去走走的想法,而黄援军和郑翠华,应该是最懂事的一对父母,两个人主动要求出去走走,病房中,就剩下了黄东和林枫儿,其他人都去工作了,两个月的时间,每个人都落下了很多的工作,需要现在跟进一下。

    “这个真的送给我了?”黄东拿着林枫儿的舞蹈金奖奖杯,爱不释手。

    “当然是给你,这个还逗你玩?”林枫儿的笑很甜,眸底里透出一种朦胧的情意,黄东能看懂,可黄东又不敢回应,这次昏迷,让黄东不敢再和过多的女孩发生纠葛,以前总觉得意外距离自己很远,明天距离自己很近,可这次,意外突然靠近,明天变得遥不可及,要是真的醒不了,那自己放不下的,以及放不下自己的,大概都会悲痛欲绝。与其将来会给别人带来痛苦,莫不如挥剑斩情丝,少点在招惹这些自己还不起的情债。

    “对了,你奶奶现在怎么样了?”黄东刻意的躲闪着林枫儿的眼神,假装欣赏金杯上的每一个字。偶尔看林枫儿一眼,眼神里还刻意带出一种距离感。

    林枫儿是个聪明的且倔强的女孩,她能感觉到黄东的不同,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那样直接的与自己对视,而且从眼神中,能看到怜爱,那感觉,让林枫儿很迷恋,可昏迷了一段时间,居然不敢再看自己的眼睛,刻意的躲闪。林枫儿想弄清楚,到底是自己感觉出了错,还是黄东真的刻意要疏远自己了。

    “不能说脏话,不能骂人的!”林枫儿撅着小嘴,一脸严肃的说道,黄东一愣,下意识的抬头,不解的望着林枫儿,林枫儿的眼睛迅速捕捉到黄东的眼睛,紧紧的,近近的,就这么看着,脸上的表情也由严肃变成了委屈。

    黄东终是扛不住林枫儿的这种眼神,假装出来的冷淡,只维持了几秒钟,眸底又泛起一丝柔情,林枫儿想要看到的,就是这种眼神。

    “我,说脏话,骂人?什么时候?”看着一脸委屈样的林枫儿,黄东彻底缴械了,笑嘻嘻的问道。

    “你没有?刚才你说,你奶奶?还不是骂人。”林枫儿这胡搅蛮缠是故意为之,就是为了捕捉黄东的眼神,确认自己的感觉。

    “哈哈哈,你这个枫丫头,要不,我该怎么说?”黄东的一声枫丫头,让病房中瞬间盛开了一朵雪莲,端庄典雅,雪白圣洁。要是与孙冰相比,林枫儿输了一分似水柔情,却胜了一分憨直俏皮,要是与丛珊珊相比,少了一份自信洒脱,却多了一份楚楚可怜。正如一朵初绽的雪莲,让一切色彩都变得多余繁冗。

    “把你字去掉了。”

    黄东下意识的又问道,“奶奶现在的身体怎么样?”这一声奶奶,叫着自然,让整句话都显得有些暧昧。

    “嗯,这还差不多,奶奶挺好的,已经恢复了。”林枫儿这才调皮的回答了黄东的暧昧的问题。在这个姑娘面前,黄东的伶牙俐齿,堕落成了拙嘴笨腮。

    “你说,你现在正在学校教舞蹈,是么?”黄东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继续道,“怎么样,工作开心不?”

    “还好啦。”林枫儿也没客气,直接坐到床上,挤到黄东身边。其实,林枫儿并非是来投怀送抱的,她只是那黄东当成了自己至亲的人,像哥哥?像恋人?反正她也说不清具体是什么,只觉得和黄东在一起,才是自己最安心,最没有负担的时候。

    “我有事,想听听你的意见。”

    “嗯,你说。”

    “现在,有很多舞蹈团体来找我加入,给的待遇还不错。另外,我现在学校的校长,也邀请我加入她的表演团队,待遇也可以。最重要的,是还有一个大好人说过,要我去他那边工作,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决定才好了。”林枫儿把自己的困惑说给了黄东听。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