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 科幻小说 > 跨过冬日 > 殃及池鱼
    冬天的风多烈啊,周致宁多气啊。合着您回来一趟就是为了别的女人?我他妈巴巴儿的低声下气去找人打听你的情况就是犯贱!周致宁一身熨帖的小西装已经被他糟蹋的出了褶子,上了车就将领结松开了些,紧的勒的脖子生疼!

    周致宁气啊,怎么这事林舒扬都晓得了他都不晓得?越想越烦躁,径直拨了一个电话给穆蒋林,穆蒋林不知道他已经被气的走了人,那头喝的正酣,一个电话过来估计都还没有清醒,就大着舌头问他怎么了。

    周致宁用手按住了胸口,车停在公路的栅栏旁边,心平气和的问他,“你知道斯航回来,是为了婚事吗?”

    “什么?”穆蒋林皱着眉头,他现在喝的简直就是神志不清,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尽力去听清楚致宁的话,听了半天也只听了个囫囵懂,总之是关于斯航什么的。周致宁在那头又问了一遍,声音陡壁刚刚大了一倍,穆蒋林多疼致宁,接电话都贴着耳朵,猝不及防一大声将他吓得连手机都抖擞一下掉在了沙发上,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穆蒋林“是是是”连着说了三个“是”,也是没精力去周璇了。

    周致宁挂了电话,一脚就踢在栏杆上,栏杆疼不疼不知道,他的脚是真的生疼,风又大,酒味儿都快给他吹散了,周致宁脑子一混,上了车。趁着车还没开动,将刹车又踢了好几下,人说冬天,穷冬烈风,大雪深数迟,他周致宁在这么个冬天气的西装外套都脱了,直直扔在副驾驶位上。

    给舒瑶发了一个简讯,说临时家里有事先回家了。舒瑶多半是哪里唯一一个清醒人了,希望她今晚保重,能将几位哥哥都挨个送回家,这事儿往年是他做的,今年不行了,被气得快要神志不清了。

    周致宁点了一根烟,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烟性不烈,驾驶座的窗户是开着的,烟灰都不用掸就被风吹的七零八落的,周致宁苦笑了一声,右手打着方向盘,真跟脑子抽抽了似的,上了西三环就开始不要命的疾冲,好在大过年的车流比往常小了好几倍,加上也没有那么拎不清,没有出现什么情况。

    唯一的小情况就是周致宁在二环边边上被交警逮住了,开的车是自己的,号也是自己摇的,罚单也得自己领,驾驶证被没收了,六个月周致宁算是与驾驶证无缘了,别想碰车。罚了1500,交警是一个一看就刚涉世未深的小青年,排班被排到了春节关头也没什么怨言。

    可能今天碰上了一票大的,有点兴奋,想着这也算是为人民除害了,特高兴,还过来问周致宁,一千五百块钱是现金还是刷卡?周致宁虽然脑子暂时不太清楚,但也觉得挺奇,看了小交警一眼,说我给现金。

    然后从车的夹层里拿了一叠现金出来,小交警看愣了,估摸着交警生涯还没见过这么野性的,小交警数了好几遭才交了上去,露出大白牙笑眯眯的告诉周致宁可以了。周致宁点了点头,从车上下来了,坐在马路牙子边上摸索着手机。

    有点冷,把西装外套从车里拿了出来,小交警看他穿的单薄,给了他一件何志在岗亭里的军大衣,周致宁道了谢,披着军大衣在刚刚坐着的花台上又坐了下去。翻着手机的通讯录,一时间也不知道打给谁。

    泽泽他们,喝的比他更多,那铁定不可能,打给秦叔?人家好不容易一家子阖家团聚在一起过个春节,你这不是存心给人添堵?他哥他姐那更是算了,周致宁把通讯录都拉到最下面了,真就一个人都不可以?周致宁倒是人生头一遭觉得自己人缘淡薄。

    周致宁犹豫了一下,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被他下意识的输在了手机页面上,想了想又删除,又添上去。周致宁都想给自己一个巴掌了,自己怎么这么贱呢?周致宁深深的吁了一口气,退出了拨号页面,将刚刚的手机号输到了微信的添加好友的框框里,一个头像是橘猫的联系人就蹦了出来。

    他能查看许斯航的十条朋友圈,因为他是许斯航的陌生人。

    但他的朋友圈几乎没有什么内容,最近的也只是一两年前的一张橘猫的照片,同头像如出一辙。周致宁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在微信搜许斯航的微信,陌生人能见到十条朋友圈,周致宁觉得这简直就是恩赐,但他每次都怕下次进去的时候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害怕他突然间就发现了这个功能,将它关闭了。

    不过好在,许斯航到现在还没有发现。

    周致宁沉默之际,小交警又来了,手里捧着陶瓷的杯子,揪着盖子上的小揪揪趁着热气刚冒出来之前喝一口热茶,然后又迅速的盖住,好像这样可以延迟它的降温。周致宁发现小交警挺逗,披着军大衣先绕着他车晃悠了一圈,然后才遛到他的身边,“哥,您还没找着人来接你呐?”

    不止逗,还挺贱嗖嗖的。

    小交警往他旁边一坐,眼睛就瞥到了他的手机页面,聊天记录清一色的红色小感叹号,小交警搓了搓手,“啧”了一声,撇了撇嘴。

    “有人来接。”周致宁冷哼一声,将手机页面调到了拨号,烂熟于心的号码被他熟稔的输在了页面上,然后没有丝毫犹豫的将号码拨了过去,他内心有点激动,也有点慌张,捏着手机的手心几乎沁出了汗来。

    “嘟——”

    “嘟——”

    “嘟——”

    许斯航听到手机声响的时候正在收拾他其他琐碎零落的东西,手上沾染了好些灰尘,犹豫着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亮着倒也看不出是谁打来的,挣扎了片刻还是决定先去洗手。许斯航还想,要是电话铃声断了他就给打过去,结果出来的时候还依旧响个不停。

    许斯航擦了擦手,攀在床榻上将手机捞了过来,上面闪烁着的两个字几乎刺痛了他的眼睛。“宁宁”“宁宁”是他的宁宁吗?现在好像是别人的宁宁了。

    许斯航强忍着内心悸动,腿都紧张的打着颤,缓缓的坐在床上,郑重其事的将绿色的接听键按下了。

    周致宁都要焦灼死了,心里打着拍子,数着数,眼见着时间越来越迫近客服的通知声,连烦躁都肉眼可见的攀上了眉宇间。小交警似乎感受到了周致宁的烦躁,捧着茶杯不动声色的蜷着身子往旁边挪了半个屁股,最怕殃及池鱼,早点躲还是为好。

    一分钟的等待,怎么漫长到了这种地步?以前小学老师问他们一分钟可以做什么,一分钟可以做什么?一分钟可以眨眼睛60次,可以跳绳百来个。一殃及池鱼分钟也可以让人心慌意乱,等待一个电话的接通。然后在周致宁内心倒数声刚想起的时候,接通了。

    “喂?”这是许斯航的试探与疑问,一个字而已,却酝酿了好久好久,从接起电话那一刻就开始酝酿。轻轻浅浅的一个字,带着疑问的,刚说出来就屏住了呼吸,生怕错过对方一点语气与语句的一个字。

    周致宁自己也没能想到,许斯航真的会接起这个电话。说什么呢?

    周致宁忘了词,许斯航一句话落了下来,两个人就开始沉默。小交警在旁边也真的闲的慌,喝一口热茶瞧着他接上了电话又不动声色的坐了回来,多半是觉得有个人在旁边热乎的紧,而且这人也没先前看着烦躁了,眉宇间都温和了起来。

    作者有话说:

    等会 今天还能再更几章 等我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