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 科幻小说 > 九零年代当团宠 > 第二百九十章 她睡着了
    两队人见了面有点迷之尴尬。

    安助理毕竟是安助理,场面话说了一句,带着他们直接上楼。

    “他们是一起的?”寿星公一脸便秘的看着同伴,“早知道遇到这泼妇,我就不来这里了。”

    “前面那个大叔是不是安家那位助理?”

    “什么大叔,人家就比你大几岁而已。”拍了说话的少年一巴掌,站寿星公身边的那个年轻人脸色也有点不太好看,“算了,我们今天又没跟他们起冲突,不过是嘴炮两句而已。”

    这话说得自己都没什么底气,但是,谁特么知道他们居然是一起的?

    先去了各自房间,然后六人又约着去了餐厅。

    这会儿餐厅没有中餐了,只有西餐,日式寿司,还有甜点。

    “留在B市其实挺好。”安助理随便吃了一点,跟周昇聊起来,“你爸妈年纪也不小了,能看顾的还是看顾着点。”

    他没说明,但是周昇明白他的意思。明白归明白,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就能改变的。

    蓝月跟两个经商做科技的没啥共同话题,他更喜欢跟陈怡歆聊天,毕竟后者虽然不会音乐,但是对艺术的见解很有独到之处。

    “蓝月是回来旅游还是发展?”

    “一半一半吧。”蓝月露出个微微有些苦恼的表情,“我是学小提琴的,去年一年参加了不少比赛,但是我老师说我的琴声里面灵气越来越少了,让我多出来走走。正好我跟看看的表哥认识,就跟着他回来,然后就认识了我亲爱的女朋友。”

    说着,蓝月就开始拉着看看的手指亲吻。

    这俩人腻腻歪歪的,也不怕别人笑话。

    “挺好。蓝月你下一步打算去哪里?要是没有既定的行程,可以帮个忙不?”

    陈怡歆突然想起阮佳主持的那个节目,听她上次打电话抱怨现在嘉宾不好请,愿意来上节目的都是想要混个脸熟的,实际上底气根本没有,偏一个个架子还特别大,她快被烦死了。

    “我有一朋友,就是阮佳,她现在是一档节目的主持人。我想如果你愿意的话,我问问她最近几期节目找到合适的嘉宾没有,你可以帮忙加个场么?”

    世界古典音乐圈里著名的青年小提琴家,这底气该足够了吧。

    蓝月本来是不喜欢上这些节目,但是看在陈怡歆和自己亲亲小女友的面子上,勉为其难的同意跟阮佳那边协商一下。

    他这种等级的音乐人都是有专门的经纪人的,自己的意愿是一回事,经纪人还要从其他方面来权衡利弊,也不是说他答应了就能上的。

    趁着这会儿都在,陈怡歆打电话给阮佳,说完之后阮佳已经从网络上查到了蓝月的资料,第一时间就跟一哥说好,会主动跟蓝月的经纪人联系协商,还请陈怡歆给帮忙多说几句好话。

    看看是不会插言的,她不喜欢强迫别人为自己做什么。如果是单纯的朋友,她还会帮忙说点好话,正因为对方是自己的男朋友,这话才更不能从她嘴里出来。

    所幸蓝月也不是什么难以沟通的人。在陈怡歆详细解释了那档节目之后,他自己反而来了兴趣。

    “你是说,他们在做系列的节目,都是关于古典音乐的?包括你们国家和周边国家的古典乐?”

    “嗯,阮佳是这样跟我说的。她说具体的企划会发到你和你经纪人的邮箱里。”

    自己毕竟不是电视台的人,陈怡歆也不敢胡乱拍胸口保证。牵线搭桥到这个程度就足够了,过犹不及。

    “如果真的是你说的这种,我会认真考虑的。”蓝月正颜道,“其实我回国也是有这个想法,想要探寻一下国内的古典乐器和乐曲,希望能从中汲取灵感。”

    说到兴头上,蓝月还找服务生要了十来个杯子,倒上不同容量的水,然后拿勺子开始敲击。

    简简单单的杯子,在他的敲击下,发出悦耳的声音,并谱成了一支悠扬的乐曲。

    蓝月兴致一来,不停的调整,不停的敲击,而靠在陈怡歆肩头,不怎么说话的甄妮,却渐渐的陷入了沉睡。

    发现她睡着的还是安助理。

    在不经意的回头,看到甄妮靠在陈怡歆肩膀和沙发靠背形成的犄角处睡过去了,赶紧拉了拉看看的手,示意她去看甄妮。

    “真的睡着了!”

    陈怡歆不敢动,甄妮说她已经很久没睡过一个好觉了,总是辗转难眠,要不就是倏然惊醒再难入睡。像现在这样的状态,可遇不可求。

    周昇机灵的去房间取了一条薄毯给她盖上。蓝月则漫不经心的随手敲击出不同的音符,不像是一首成熟的曲调,但悦耳的声音一下下的舒缓了甄妮紧绷日久的神经。

    “甄妮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们自从进入大四实习期之后就分开了,看看在自家公司挂了个职,而甄妮则是在安先生的公司挂职。

    “她爸妈和平分手了。甄妮妈妈觉得自己的失败就是没有强大的社会地位,所以她希望甄妮能够完成她所没有完成的愿望。”

    这话说得极其委婉。甄妮妈妈其本质跟张薇差不多,觉得现有的不能满足,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但凭借自己又不能实现,便将希望强加于孩子身上。

    周昇是男孩子,本性又坚定,所以张薇没办法强迫他才会逼得自己发疯。

    而甄妮的妈妈则是一直压迫自己的女儿,包括到安先生这里工作,也是她美其名曰让甄妮多学点硬塞进去的。

    “甄妮不敢跟她妈妈闹翻,只能强迫自己。但是你们也知道,做风投这行眼光和胆量是必须的,还要有专业知识才能胜任。甄妮虽然学的商业,可她学的是如何管理,如果去普通公司也就算了,应跟着我们的投资团队,对她来说压力实在太大。”

    虽然安先生的公司也有普通的管理岗位,但是甄妮妈妈很显然不满足女儿只当个管理者,她想要女儿叱咤商界,让甄妮爸爸刮目相看。这太为难性子本来就偏柔弱的甄妮了。

    甄妮爸爸更了解女儿一些,但他劝不住妻子,也帮不了女儿,某次争吵之后,两人决定和平分手。

    “她爸妈的离婚才是甄妮变成这样的根本原因,她把所有的责任都归结到自己头上,然后,不能释怀。”

    安助理看了瘦得皮包骨的甄妮一眼,目光中的柔情和怜惜不容错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