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新书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战王归来 > 第九十三章 把它给我扔出去
    众人正觉诧异和愤怒之时,夏文东已经迈开大步,转身就消失在了无声的夜色之中。

    完了!

    这次把乘龙快婿得罪了。

    叶南天气血一涌,“扑”地一声,一口鲜血立即从嘴里喷了出来。

    “老爷——”

    阿忠哭着脸一声大叫,立马上前相扶。

    何俊蓉顿时也有些慌了,“老叶,你这是咋了?”

    “还不被那狗东西气成这样的?!”

    何萍还是一脸的愤愤不平。

    何思怡咬着牙道,“那狗东西难道明天还要去我们公司?”

    “别说了!”

    “你们都给我闭嘴!”

    忽然,叶紫欣如河东狮吼的一声大叫,让整个别墅内瞬间笼上了一层寒气。

    何萍母女看到这妞发飙,这才停止了聒噪。

    不过心中均是一阵诧异:叶紫欣今天也受刺激了吗?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她该不会真爱上那个穷小子了吧?

    只有何三水一家人,现在还有些不知所措。

    阿忠扶着叶南天,很快进了他的卧室。

    何俊蓉和叶紫欣,包括黄妈都急急跟了进去。

    等叶南天在床上躺好后,何妈更是将一个小药瓶恭恭敬敬地递上道,“老爷,这是夏先生在厨房做饭时,特意让我交给你的。”

    “这是什么东西?”

    何俊蓉伸手就去抓那药瓶。

    叶南天却一把抢过道,“你别管。”

    阿忠含着泪道,“夫人,老爷也得了重病,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

    “什么重病?”

    何俊蓉微微还有些诧异,叶紫欣已经流泪了,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爸!”

    “紫欣,我没事的!”

    “钟老是盖世神医,文东是他的徒弟,他既然给我药了,肯定能救我!”

    叶南天拿着药瓶,如获至宝。

    此时,他已经将瓶盖拧开了,一股浓烈的丹药味扑鼻而来。

    何俊蓉见阿忠和叶紫欣都是伤心不已,估计二人有事瞒着她,这才将阿忠拉到一边去问长问短。

    叶南天则问黄妈,“夏先生有没有交代让我如何服用这药物?”

    “他说每晚睡前服用一粒就好,每晚十点之前必须上床入睡,还有就是每天必须喝两升的金钱草水。”

    “我明白了!看来文东是有心要救我啊,哈哈哈!”

    就在几人说话之时,何萍也在外面客厅安慰何三水,“三弟,你别急,我姐家里有的是钱,别说两三百万了,就是两三千万,她也拿得出来给你治病啊!”

    “万一她不借怎么办?”

    柳桂珍转着贼溜溜的小眼珠子,颇有些担心地说道。

    何萍轻笑道,“怎么可能?咱大姐这条命,可是三弟救回来的!”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何三水喜出望外,心中更是直埋怨自己:刚刚怎么忘了把这张感情牌拿出来呢?

    原来,二十多年前,何俊蓉在乡下还没嫁人,被村里的恶棍丁二狗看上了,竟在她干农活的时候,要把她拖进玉米地里给强了。

    这事儿碰巧被来给何俊蓉送饭的何三水撞见了,于是他捡了两块趁手的石头就去砸那丁二狗。

    丁二狗当时受了伤,吓跑了。后来回到村里又想找何三水报仇。

    谁知遇上了严打,这小子一下子被送进号子里,快三十年了都还没被放出来。

    估几要么是嗝屁了,要么就是这辈子都出不来了!

    这件事情,何俊蓉一直铭记在心,因此当何三水一家的生活还没有起色时,她就经常暗中接济他们。

    这一次,如果不是夏文东那个混蛋从中作梗的话,何俊蓉肯定也爽快地借钱了。

    所以现在,何三水一家,是恨死了夏文东啊。

    好在不久,何俊蓉从卧室出来了,她沉着脸将一张银行卡塞到何三水手里道,“三弟,这卡里还有我的两百万私房钱,密码是我的生日——哎,姐姐这次只能帮你这么多了,你先拿去治病吧!”

    “哎哟谢谢我姐!”

    何三水拿着银行卡,欢天喜地地带着老婆孩子离去了。

    何萍见何俊蓉出手如此大方,立马眉头一皱,捂着肚子就道,“哎哟,我的亲姐啊,妹妹我刚才被姓夏那王八蛋踹得不轻啊,他肯定踹坏了我的五脏六腑,可是妹妹我没钱去医院检查啊!”

    “啪!”

    让何萍母女都错愕不已的是,何俊蓉竟转过脸来,狠狠地煽了何萍一巴掌。

    何萍顿时一脸委屈,噙着泪摸着脸问,“姐,你打我?”

    “若不是你们刚刚一直在那里叽叽歪歪的,人家能踹你吗?”

    “我男人已经得了重病,你们不安慰他也就罢了,刚刚还在外面给何三水出些馊主意,你以为我没听见?”

    “何萍,你好自为之吧!”

    说罢,何俊蓉转身又走向了叶南天的卧室。

    何萍望着何俊蓉的背影,“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呜,她打我!亲姐姐竟然打她亲妹妹!”

    何思怡等何俊蓉将卧室门“pang”地一声关上了,这才轻声安慰道,“妈,你没看出来吗,大姨和大姨父他们一家现在都有些不待见我们了,可能真是因为咱们在这里白吃白住的缘故。”

    “那,那咱们明天就搬出去?”何萍停止啜泣,转过脸问。

    何思怡咬着牙道,“往哪里搬?别急,咱先忍着这口气,等我给你找个金龟婿再说!”

    嗯,如此甚好!

    何萍阴笑着点了点头:看我不耗死你们!

    何三水一家走出一品天下别墅区时,立即上了路边等候的一辆出租车里。

    等车子启动,坐在另一辆车里的夏文东就问坐在前排的马超和疤子,“记清那一家人的长相了吗?把他们的住址,还有骗钱的目的给老子搞清楚!”

    原来,夏文东早给马超打了电话,让他开车来一品天下接他了。

    至于疤子,完全是睡不着觉,就跟着马超一起来了。

    夏文东出了别墅区后,并没有急着离开。

    因为他算得何俊蓉会给何三水一笔钱,所以就让马超和疤子等着,等他们出来后,记住他们的长相,然后再去查他们一家来叶南天家里行骗的目的。

    晚上十一点,夏文东回到家,洗漱完毕,刚躺到床上时,冷风就打来电话报喜,“老大,帝豪影业已经全部完成了对万鸿影业的收购,按照你的吩咐,我暂时没有动刘万鸿父子的位置。”

    “很好,通知刘万鸿,明早去他的多功能会议室开大会,让他把他昔日的老部下召集到一起,跟他们告个别吧!”

    “那要不要通知刘金龙那混球?”

    “呵呵,这么重要的事情,他老子一定会通知他的,你就不必再浪费电话费了!”

    挂了这个电话,夏文东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日一早,他就去酒店接唐妮儿去外面的小吃店吃了云州最著名的羊肉米线。

    唐妮担心被粉丝认出走不了干路,特意在头上戴了个中年妇人的假发套,然后走路的时候,又在嘴上套上了口罩。

    吃过了米线后,差不多已经八点半钟了。

    夏文东一声令下,马超便开着车将二人送到了万鸿影业楼下。

    抬头看着“万鸿影业”那四个大字,夏文东邪恶地笑了,“这四个字,过了今日午时,就会成为历史了!”

    “谢谢文东哥哥为我所作的一切!”

    “下一步,是不是准备投资为我拍电影了?”

    唐妮儿挽着夏文东的胳膊,一脸幸福甜蜜地将头靠到了他肩膀上。

    佳人作陪,夏文东也是乐此不彼。

    此时正是上班高峰,无数上班人士从外面蜂拥而至。

    众人看到二人一副亲昵的样子,无不一阵摇头叹息:一块小鲜肉,又被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妈给毁了啊!

    原来,唐妮儿那副打扮,众人都把她误认成了中年大妈。

    “哎呀,这不是昨晚来我姐家窜门的那个贵客夏吗?怎么,没被我姐看上,这么快就傍了个富婆啊?!”

    “你带她来这里做什么?不会是来看电影秀恩爱的吧?”

    就在二人即将乘电梯上楼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忽然从侧面传来。

    不用看人,夏文东也知道,是何思怡来了!

    于是,转过脸来,他就坏坏地笑道,“还记得昨晚我说过的话吗?实不相瞒,我是来这里找你,顺便带我身边这位富婆来看你笑话的!”

    看老娘的笑话?

    看你麻辣隔壁!

    “我看你是来自寻其辱的吧?”

    何思怡想起昨晚被踹的情景,已然怒火攻心,厉声就对门口的两个保安叫道,“来人,把这条疯狗给我扔出去!”